首页 >> 草茉莉 >> 草茉莉全文阅读(目录)
大家在看 他如风掠夺 一枝 明日星程 灰大叔与混血王子 误入浮华 恶魔的面具GL 童养媳 豪门男妻养崽崽[重生] 我当奶爸那些年 跟你扯不清 
草茉莉 Ashitaka -  草茉莉全文阅读 -  草茉莉txt下载 -  草茉莉最新章节

番外二 over the rainbow(1/3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用户书架

吕知春逃离到钱江,用的还是那张假身份证,叫的还是“草树知春不久归”的“知春”。即便被乔奉天那样地嗤笑过,他也觉得这两个字儿好听,无论听或写,都有不期而至的悄然与具象化的热意。

钱江是第一批发展起来的沿海城市,与利南的繁华拥攘无二,同样有冷静克制的不近人情,有精雕细琢的灯火辉煌。不同在于,生存立足变得更加艰难,身前身后都是空荡荡的,吸的都是饱含自由与孤独的空气。

第一个月,花了仅有积蓄里的一半,租了间离市中八丈远的城中村小宿舍,上湿下漏,蟑螂成灾,一张行军床断了两根弹簧,一扇飘窗少了半块儿毛玻璃,破败简陋的蟊贼看了得良心不忍地留下钱来再走,远还不如利南鲁家洼。

第二个月,大小人才市场跑遍,招聘启事收了花花绿绿的厚厚一摞,编制名企自动过滤不看,小单位小公司要求经验与学历兼有也基本无门,出脑力的嫌吕知春读书不多,出体力的嫌吕知春细胳膊细腿遭不住风吹日晒。好容易接了个促销的面试通知,去了一看才知中了中介的套路,差点被骗得当了裤子。

第三个月,煮方便面煮坏了个小功率电锅,弄断了一层小宿舍的电,房东比鲁家洼的好说话太多,上楼默不作声开了电箱重新推开了电闸,什么话也没多说。

第三个月半,房东给他介绍了一个餐厅招待的糊口的活儿。也就在这个酒吧前台,吕知春误打误撞认识了童青。

那天晚上天气不好,外头一帐灰蒙蒙的雨帘。吕知春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工作机会,企图手脚勤快些给店长留个自己值得任用的好印象。他拧了干净的抹布正擦拭着收银台的边边角角,听面前一声轻咳,抬头见到了彼时被雨水打得黑发湿透,清瘦得颊肌内凹的童青。

吕知春用自己普通话的标准极限问他需要什么服务,对方皱眉松眉,低头看了看指尖,抬头又不言。以为他是本地人,得说钱江方言才懂,吕知春便转身打算去叫另一位招待。

“哎……”那人小小出声,犹豫不决似的叫他。吕知春停下,努力扯着嘴角佯装着耐心和善地笑了一下,再次用询问的眼光望他。对方拇指抬高,越肩指了指背后的靠窗卡座——远远看正坐了中年岁数的两男一女:“……买单。”

四十七的饭钱,他要刷卡。吕知春把银联签购单推上前,递笔签字时才发现他右手修长白净,却在微微颤抖,用力过紧地攥笔导致他关节泛白甲片发青,笔尖盲人摸象似的犹疑了一刻,才堪堪落在空白处。走势凌乱不稳,龙飞凤舞,最后三笔快得看不清行迹。

又看了吕知春意味不明的一眼才转身走,吕知春疑惑地看他拐过栅栏隔断,侧影割成了背光的一道道,才低头去看沾了对方手汗的签购单——童青。

名字后头还有一行模糊不清的小字,眯眼仔细去辨别——SOS。

可大可小,管还是不管,吕知春纠结一阵之后到底选择隐瞒店长不做声张,心慌意乱地躲去了厕所报警。警察迅速赶到,带走了报警人与童青一行,引得餐厅陡然一阵骚乱。

后来童青得以从电信诈骗团伙中脱困得救,公司总部给了吕知春八千的奖励,分店店长却因害怕被团伙后续报复,牵连出一系列不必要的财产人身伤害上身,暗箱炒了吕知春的鱿鱼。自此吕知春恍然明白,世事无常又命里带煞,自己不适合与任何人构建关系。

后来那人不知那儿打听来的地址,不期而至地独自出现在了吕知春的破败小宿舍楼下。

第一次,提了一只硕大如盆的进口果篮,单纯为谢吕知春见义勇为,仗义相助。吕知春才知道他年纪不大,本地读书,被意外诱拐进诈骗组织之前,是大山里博出来念书的在读医科生,在钱江也是独身一人。又发现他状态截然不如那天,他其实是个开朗爱笑外加几分腼腆的男孩儿。

第二次再来,是又不知从哪儿听了他被炒鱿鱼的消息,颇义愤填膺地骑着自行车过来一通直言,既一腔愤慨满心又抱歉,尝试着安慰吕知春的时候,嘴像刚长出来似的迟钝滞涩不好使,说得磕磕绊绊囫囵不清。到了自己也觉得烦了,嘴动不如行动,抬手甩了自己一耳光。

第三次,童青拖吕知春上了自行车,车轱辘周而复始地旋转旋转,一日碾遍了钱江老城区的三街六巷,不替他找着新工作不罢休。童青不大会说话,招兼职的人力出来交流接待时,也不晓得替吕知春多说什么推举引荐的好坏,在一旁直直站着,间或忙不迭地点头插一句:“他行!这工作他肯定行!”

第四次,吕知春聘上了那家新华书店的晚间营业员,工资不高,环境却好,地方干净人少活也清闲,发了一套枣红的制服围裙。童青在电话那头知道了,听上去比吕知春本人高兴百倍,竟大晚上跑来送了一份校里食堂打的牛肉煲仔饭。

第五次,童青回乡报平安,从路途遥远的家乡寄来一箱时鲜特产,黄桃和桑葚,附了张写着“尽快食用”的小小字条。

钱江的伏天酷热歹毒,吕知春揉捏着手里洗净白毛的拳大黄桃,仿佛在触摸一个柔软而贴手的饱满器官。小时候吕知春一直觉得,桃子核儿特像人脑的形状,沟沟壑壑,蜿蜒又密匝的回路。他小时候又以为核桃就是桃核,桃核就是核桃。很多事情不因为以为的长久而变得正确,就如同他在确认自己异于常人以前,他以为这点喜恶差异没什么。

这章没有结束^.^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

喜欢草茉莉请大家收藏:(m.zongcaiwenxue.org)草茉莉总裁文学更新速度全网最快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
你可能会喜欢 善终 秋以为期 乘鸾 刺青 黑莲花的幸福生活 我、我是你的 姐姐领进门:掌权 典型意外(ABO) 十年对手,一朝占有 如意小郎君 囚鸟 金主上位记 小班长,我是不是哪里得罪你啦? 无地自容 爸爸和爸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