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> 十年对手,一朝占有 >> 十年对手,一朝占有全文阅读(目录)
大家在看 退下,让朕来 穿成男主白月光[快穿] 重生之奋斗在激情年代 这豪门极品我不当了 荷尔蒙式爱情 我,还能抢救一下吗?[穿书] 撩神[快穿] 我哥 赤道与北极星 纨绔乐妃 
十年对手,一朝占有 桃千岁 -  十年对手,一朝占有全文阅读 -  十年对手,一朝占有txt下载 -  十年对手,一朝占有最新章节

第十六章 (1/2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用户书架

周四晚九点四十,聂云深到达Z市国际机场,进停车场时有两条通道,一条是每半小时计费,一条是直接按照半天计算个总价。九点多那会儿是航班出站和到站的高峰,前一条通道那里排了条长龙,聂云深伸脑袋望了一眼,懒得排队等,方向盘一打转去了第二条。

大切停稳,聂云深心情愉快地抛接着钥匙,吹着口哨穿过重重人流,走到接机出口那里时,刚好十点。他抬腕看表时顺带着磨了磨牙,稍微琢磨了一下,待会看到舒岸时是要摆出个什么样的表情。

是像头天晚上接到封浩时那样,用力拥抱一下,然后猛力捶几下对方的后背哈哈一乐呢,还是冷静酷炫地一摆头,只说一个字:“走。”

好像哪个都不合适。

聂云深心不在焉地用舌尖抵了下牙根。酒店的房间已经开好了,套子和润滑剂也备了——还是用惯了的牌子,但是酒店换了一家,上回那个让他有心理阴影,觉得可能是风水不好。

今晚……哼哼。

聂云深嘴角露出了一丝非常危险的笑。

他就这么不是很善良地看着里头络绎不绝的到站人流往外走,一直看了有十多分钟,终于不耐烦,拿出手机给舒岸打电话。

竟然没打通,提示音是关机。

聂云深有不妙的预感,开了航班管理软件查动态,发现舒岸的这一班飞机显示在途。

好吧,那就再等会儿吧。

聂云深在接机出口外的咖啡厅坐下了,点了杯喝的,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刷微博刷朋友圈刷财经新闻。

不知不觉,咖啡喝完,电量报警。聂云深怒了。

这他妈十一点半了!

抄起电话又拨了一遍,仍然是关机。再打开动态软件,这回显示的是,延误。

聂云深死死盯着那俩字,脸色阴沉。不知道自己不爽的原因是等待还是担心。他有种站起来走人的冲动,但是抬头一看到达大厅里头行人寥落,又莫名生出不忍。

之前忘了问舒岸有没有人随行,自己承诺了要来接,他估摸也不会再通知别人。

聂云深烦躁地抓了下头发,最后站起来往停车场去了。

他坐进车里,接上车载电源开始给手机充电,一边充一边琢磨,这他妈也算是给足诚意了,姓舒的再拿乔别怪老子不客气!

聂云深拧开电台消磨时间,停车场里灯光昏暗,午夜电台播放的旋律异常柔软,时间走得越发粘稠,不知不觉里聂云深的眼皮有点打架,他心想先养会儿神不打紧,于是啪叽合上了。

当他听到敲玻璃的声响迷迷糊糊醒过来时,车载时钟上显示的时间是凌晨三点四十分。

舒岸站在车外,尽管眉目间难掩疲态,但脸上的微笑依然具有相当大的杀伤力。

聂云深傻乎乎地看着他,意识还处于混沌状态,直到舒岸让他打开后备箱,才如梦初醒般回过神来,趁舒岸去放行李的间隙使劲揉了把脸。

舒岸坐上副驾驶,说了句抱歉:“航班起飞以后出了点意外,中途折返,临时更换了飞机又立即重新飞,期间太忙乱都没找到机会开手机。”

聂云深无语,手机上推送的新闻累计了好几条,其中可能也有提到这事儿的吧……但是他已经没劲儿去纠结这个了,打了个呵欠,发动引擎把车开出去。

他脑子有点打结,车子驶出去了才想起来:“你怎么知道我在停车场?”

“你说了要来。我让助理自己打车了,一进停车场就看见你车了。”

呵呵,可不是一进来就看见了么,凌晨四点的停车场,哪他妈还有别的车!

聂云深想冷笑一下,但是倦得有点管理不好表情,于是只勾了个懒洋洋的弧度。

舒岸看出他困得厉害,体贴地问他:“要不要我来开?”

聂云深摇摇头:“不用。”他这会儿打起精神来了,转头终于看了舒岸一眼,“怕我开沟里去啊?”

“不怕。”舒岸看着他,“开沟里去咱俩就算生死相许了。”

聂云深破天荒的没跟他抬杠,集中注意力专心开车。

两人一路从机场回到市区,几乎没有说什么话,因为确实都很累了。

等到最终踏进那间灯光幽暗气氛暧昧的酒店套房时,窗外已经泛起了浅浅的鱼肚白。

聂云深懒得再多说什么话了,车钥匙一扔,自己外套一扒就栽上了床。

完全没有把舒岸当外人。

他扯了个枕头塞在脑袋下面,口齿不清地说:“先睡觉,睡醒了等老子办你。——别耍任何花样。”

几乎是话音落下的同时,聂云深就沉入了梦乡,连舒岸洗漱完上床将他拖进怀里,都没有半点醒过来的迹象。

早上七点半,闹钟准时响起来,被聂云深摁掉了。

他甚至都没睁开眼,只是从被子里伸出了一条胳膊,相当精准地扼杀了扰他清梦的闹钟,然后丝毫不受影响地继续呼呼大睡。

然而十分钟后,却被接二连三不依不饶的电话铃声生生吵得再也睡不下去。

聂云深非常火大地摁下接听键,听到助理在电话那头鸡飞狗跳地喊:“聂总,出事了!骆天民被抓了!”

“谁?”聂云深浆糊般的脑子还没能完全清醒过来。

“宏图科技的老板骆天民,昨天晚上被警方带走了,说是涉嫌资产转移和洗黑钱……”

“什么!”聂云深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,刚刚还眯缝着的眼睛瞬间睁得老大,“你从哪儿得到的消息?”

本小章还未完~.~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后面精彩内容!

喜欢十年对手,一朝占有请大家收藏:(m.zongcaiwenxue.org)十年对手,一朝占有总裁文学更新速度全网最快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
你可能会喜欢 善终 乘鸾 秋以为期 刺青 黑莲花的幸福生活 我、我是你的 姐姐领进门:掌权 典型意外(ABO) 十年对手,一朝占有 金主上位记 如意小郎君 囚鸟 小班长,我是不是哪里得罪你啦? 无地自容 爸爸和爸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