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> 十年对手,一朝占有 >> 十年对手,一朝占有全文阅读(目录)
大家在看 退下,让朕来 穿成男主白月光[快穿] 重生之奋斗在激情年代 这豪门极品我不当了 荷尔蒙式爱情 我,还能抢救一下吗?[穿书] 撩神[快穿] 我哥 赤道与北极星 纨绔乐妃 
十年对手,一朝占有 桃千岁 -  十年对手,一朝占有全文阅读 -  十年对手,一朝占有txt下载 -  十年对手,一朝占有最新章节

番外二(上)(1/2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用户书架

时间进入到八月,舒岸堂而皇之地搬进了聂云深家。

风华里的房子是聂云深自己买的,当初这个楼盘刚出来时就卖得很贵,即使以聂总监的百万年薪,也贷了一部分房款。他平日里开销不小,养着房子车子,再加上吃喝玩乐日常用度,一年下来几乎攒不下什么钱。

不过好在父母健康,哥嫂能干,聂总监平日里属于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的状态。但即使是这样,舒岸说要住过来时,他也是一愣。

谈到这个话题时,他俩刚痛快淋漓地爽完了一发,聂云深浑身酥软地躺着,在自己那张Kingsize大床上懒洋洋摊开了手脚。

舒岸下床去倒水喝,对这套三房两厅在几次登堂入室以后他已经熟悉得不行,外头的灯都没开就又回来了,他把水杯搁在床头柜上。聂云深闭着眼睛感觉到了身侧床面轻微下陷,于是就伸手去摸舒岸赤裸的腰。

聂云深觉得自己有点太迷恋舒岸的身体了,这么摸着摸着,忍不住又想要欺上去舔舔咬咬,刚才最激烈时他可能把舒岸给啃出血印子了,没办法,忍不住。舒岸绷紧了发力时那肩臂线条太紧实漂亮了。

分明是象牙美玉似的视觉盛宴,却有着涌动热铁的实质。

他的手这会儿就正在被自己标记过的起伏纵横线条里懒洋洋摸着,一边摸一边享受地眯起了眼睛。

舒岸斜靠在床头让他摸,窗外月光朗朗,照进来一室的清辉。他伸手去捻捻聂云深的耳垂,问:“明早想吃什么?”

“肠粉加蛋,蔬菜粥,牛肉球里多加点马蹄,不要陈皮。”聂云深顺嘴就报出了一堆。

“好。”

聂云深打了个呵欠,然后就听见舒岸又问他:“想不想天天有早餐吃?”

被问的这个人有点没明白,眨了下眼睛侧过脑袋,仿佛没听清。

舒岸就笑起来,身体埋下去将聂云深拉进怀里,吻着他鼻尖嘴唇,哄小孩似地诱导:“给你做好吃的,陪你睡觉。”

聂云深噗嗤笑了,笑着和舒岸交换了个湿濡濡的吻,对方温软的舌尖在唇缝间扫荡,他含住了舔吸,顺便模糊不清地说话:“我这是……找了个田螺先生?”

舒岸很温柔地去摸他屁股:“是的太太。”

聂云深被雷得浑身一抖,拉开点距离惊恐地看舒岸,而舒岸用力地掐了掐掌心里这团坚实的**:“不同意是吗,所以你起码得负责洗碗。”

聂云深纠结着没应声,然后舒岸把他翻了过去,伴着一股温柔又强势的劲力牢牢压覆了上去。舒岸在他耳边低语呢喃:“我浪费了那么多年,现在一刻都不想放开你……”

聂云深脑中一热,既羞耻又迷糊地答应了!

第二天舒岸就搬了过来。好处是聂总监每天都能吃到男朋友做的爱心早餐,坏处是占据半面墙的大衣橱被瓜分了一半。

聂云深是个极度臭美的人,衣服很多,整个衣橱原本就不空泛,舒岸一搬过来,瞬间变得有点挤。

他琢磨着把次卧改成衣帽间,舒岸说别大动干戈了,先这样吧,以后换个大房子,装修都听你的。

聂云深对舒老板的土豪行径嗤之以鼻,但也没有反驳。改造房间什么的,对于他这种懒癌晚期的人而言,只能是存在于想象之中。当初他买这个房子,看中的就是完全不用自己动手的精装修,拎包入住不费事。

风华里地段很好,离F行和蓝斯集团都不算远,只不过一个在东,一个在西,早上一起出门,两辆车先后从地下车库开出来,然后就是一出向左走向右走。

聂云深没正经谈过恋爱,更不知道两个大老爷们儿同居要怎么相处,所以对于舒岸执着地要搬过来这个事他是有点忐忑的。

不是都说距离产生美么?舒岸喜欢他这么多年,有没有可能只是“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”?现在俩人一点距离都没了,那点“美”会不会很快就烟消云散了?

聂总监越想越觉得这种可能性非常大,于是在某天晚上靠厨房门口看舒岸给他做晚餐的时候,突然问了一句:“舒老板,你现在还那么喜欢我吗?”

舒老板穿着家居服,围着围裙,熟稔地翻着手里的锅铲,头也不回地答道:“每天都比前一天更喜欢你。”

聂云深乐了:“舒老板情话说得这么溜,是不是实践过很多回?”

舒岸没有立刻回答他,而是关了火,把炒好的豉汁花甲装盘,才转头对他勾了勾手指。

“过来。”

聂云深盯着那盘色泽鲜亮香气四溢的花甲吞了吞口水,走过去就要上手抓。

舒岸在他手背上不轻不重地拍了一把:“筷子。”

聂云深十分老实地拿起筷子夹了花甲肉放进嘴:“好吃。”

舒岸看着聂云深吃得一本满足的样子,眼底的温柔深情满得要溢出来。

他说:“没有。”

聂云深正在跟花甲壳作斗争,闻言抬起头,显然已经忘记半分钟前自己问的那个问题:“什么?”

舒岸说:“我没有跟别人实践过。”

聂云深摸了摸下巴:“看来咱俩都是初恋啊。”

舒岸挑眉看他,眼里的怀疑不言而喻。

聂云深赶紧举手:“我发誓,虽然小情儿不少,但我真没谈过恋爱。”

舒岸懒得搭理他,直接把装花甲的盘子端走,去了餐厅。

这章没有结束^.^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

喜欢十年对手,一朝占有请大家收藏:(m.zongcaiwenxue.org)十年对手,一朝占有总裁文学更新速度全网最快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
你可能会喜欢 善终 乘鸾 秋以为期 刺青 黑莲花的幸福生活 我、我是你的 姐姐领进门:掌权 典型意外(ABO) 十年对手,一朝占有 金主上位记 如意小郎君 囚鸟 小班长,我是不是哪里得罪你啦? 无地自容 爸爸和爸爸